德厚流光 中興凈宗 | 印光大師往生紀念

  2021-12-07  點擊  次  

2021年12月7日,農歷十一月初四,是凈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印光大師往生紀念日。


01.jpg


近代中國,國土板蕩。印光大師應劫而生,一生操守嚴明,學行俱優,感化甚廣,后人盛傳大師是大勢至菩薩再來。印祖為近代中國凈土宗第一尊宿,弘一大師稱其“三百年來一人而已”。


02.jpg


大師深得文字三昧,一部《印光法師文鈔》,洋洋百萬余言,“如日月歷天,普燭群品”。出版后即風行海內,受感化者甚眾,被譽為佛門的“小藏經”。



郃陽誕生



03.jpg


印光大師(公元1861—1940年),生于陜西郃陽,俗姓趙,名圣量,字印光,別號常慚愧僧。幼年隨兄讀儒書,頗以儒家圣學為己任,贊同韓愈、歐陽修等人批駁佛教的主張。后來,病困數年,始悟前非,頓革先心,皈心佛門。



披剃受戒



04.jpg


二十一歲時,大師到終南山南五臺蓮華洞寺,投道純和尚剃度出家。第二年,于陜西興安縣雙溪寺在印海定公律師座下受具足戒。



念佛病愈



05.jpg


大師于湖北蓮華寺充當照客時,農歷六月初六晾曬經書,得以閱讀了殘本《龍舒凈土文》,始知念佛法門,乃是了生脫死的要道。


06.jpg


當初大師生下來僅六個月便得眼病,眼睛稍有發紅,即不能看東西。受戒時,因為大師善書寫,所以凡是戒期中需要書寫的事宜等,都由大師代作。由于寫字過多,大師眼睛發紅如灌血。因此目病,乃悟身為苦本。既然不能因疾廢事,于是閑時就專念佛號,夜深眾人皆睡,大師復起坐念佛。即使寫字時,大師亦心不離佛。冥求佛力加被。雖然眼病導致書寫困難,但仍然能勉強支持,等到寫完,眼疾也痊愈了。由此,大師深刻體會了念佛功德不可思議。



紅螺參學



07北京紅螺寺(原名“大明寺”,明正統年間易名“護國資福禪寺”,因紅螺仙女的美妙的傳說,俗稱“紅螺寺”).jpg

▲北京紅螺寺(原名“大明寺”,明正統年間易名“護國資福禪寺”,因紅螺仙女的美妙的傳說,俗稱“紅螺寺”)


大師修持凈土法門,聽聞紅螺山資福寺為專修凈土的道場,二十六歲時前往資福寺,沐徹祖之遺澤。第二年正月,大師暫告假,朝拜五臺山。后仍回到資福寺,歷任香燈、寮元、藏主等職。大師除了念佛正行以外,研讀大乘經典,學業大進。



普陀潛修



08恩斯特·伯施曼攝于1906年.jpg

(德國建筑師恩斯特·伯施曼攝于1906年)


數年后,普陀山法雨寺化聞老和尚進都城北京來請藏經。老和尚在南歸普陀山的時候,請大師隨行,并把大師安排住寺中藏經樓上。大師得以深入經藏,勵志精修。


09.jpg


光緒二十三年夏,寺里僧眾一再堅請大師講經,推辭不過,大師便為大家講解《佛說阿彌陀經要解便蒙鈔》。講完即閉關,歷經兩期六年,從而學行倍進。大師客居法雨寺二十多年,晦跡精修,絕少他往,全山稱為模范僧。



《文鈔》行世



大師潛修密證三十余年,實已得念佛三昧,德厚流光,終不可掩。民國元年(1912年),大師五十二歲,高鶴年居士取大師文章數篇,刊載在上?!斗饘W叢報》上,署名“常慚”,讀者嘆服不已。


10.jpg


民國七年,再搜得大師的文章二十余篇,刊印在北京的佛教刊物上,題名為《印光法師文鈔》。民國八年,再次搜得大師文稿,又印成續編,并與《文鈔》一起合并印出。從此以后,商務印書館、揚州藏經院、中華書局等,印行大師《文鈔》不斷增補完備。

 

大師《文鈔》,文以載道,流通廣布,滂浹于海內外。其中如《凈土決疑論》、《宗教不宜混濫論》及《與大興善寺體安和尚書》等,言言歸宗,字字見諦,上符佛旨,下契生心,充分發揮禪凈奧妙,抉擇其間難易,誠為末法眾生之應病良藥,亟須研討服膺之寶藏。



弘化立社



大師儉以自奉,權衡重輕緩急,廣種福田,流通經籍。民國十九年,印光大師年屆七十,赴蘇州報國寺閉關。閉關前,大師與諸居士商議成立“佛教凈業社流通部”(即弘化社前身)。


印光大師畫傳 (7).jpg


第二年弘化社正式成立,大師后曾親自主持印經事宜。弘化社不僅流布佛教諸書,而且廣印如《了凡四訓》《安士全書》等善書,大師一生總計刻印流通經書六百余萬冊,佛像也有百萬余幀。


11.jpg


大師在關中,佛課余暇,圓成普陀、清涼、峨眉、九華等四大佛教名山各志修輯。大師一生對《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一往情深,書寫作贊,依之而修,贊嘆《圓通章》為念佛法門最上最妙開示,并將其納入凈土宗根本經典,形成了凈土五經的格局。



坐化生西



民國二十六年冬,大師七十七歲,時局所迫,移錫靈巖。


12.jpg


民國二十九年十月示疾,十一月初四早一時半,大師由床上起坐,對在場眾人說:“念佛見佛,決定生西!”言罷即大聲念佛。至二時十五分,用水凈手后起身站立,說道:“蒙阿彌陀佛接引,我要去了。大家要念佛、要發愿、要生西方!”說完即移坐椅上,面西端身正坐。三時許,監院妙真法師趕到,大師叮囑他道:“你要維持道場,弘揚凈土,不要學大派頭?!闭f后就不再言語,只是唇動念佛。延近五時,在大眾念佛聲中安詳西逝。世壽八十,僧臘六十。


13.jpg


第二年二月十五佛涅槃日,正值大師往生百日之時,舉火荼毗。大師荼毗后三日,撿骨得五色舍利珠百余顆,精圓瑩澈;又有大小舍利花及血舍利等,共一千余粒。在山緇素,親見之余,莫不驚嘆罕有。大師一生,嚴凈毗尼,專志凈土,最后一著,既現生西瑞相以垂范。


14.jpg


大師畢生,耳提面授,開導學人。不論貴賤賢愚、男女老幼,凡有請益,必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因果報應、生死輪回”等實事實理來諄諄啟迪,令學人深生憬悟,以立為人處世之根基;進而又以“真為生死、發菩提心、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之坦途要道來教人切實奉行,以作超凡入圣之捷徑。

世道衰微正法危,

紛紛異說各紛歧,

獅弦一奏群音絕,

猶憶靈巖我大師。


——圓瑛法師


15.jpg


值此印光大師往生紀念日之際,祈愿大師悲愿無盡,乘愿再來,廣度有緣眾生!


(文章轉自“江西廬山東林寺”微信訂閱號)


qrcode_for_gh_4bdc81c2eb65_430.jpg

掃碼即可進入“江西廬山東林寺”微信訂閱號

收藏  糾錯

上一篇:八十《華嚴》譯主 | 實叉難陀圓寂紀念
下一篇:最后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