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tbetb"><dl id="tbetb"></dl></legend>

  • <tr id="tbetb"></tr>

  • 念佛人弘一大師

      2021-10-11  點擊  次  

    1.jpg

    弘一大師往生紀念日

    念佛人弘一大師



    當提到弘一大師,世人最為津津樂道的,或許就是其出家前所取得的藝術成就,多少人終其一生都難以企及。


    但這些藝術成就卻并不是他生命的最終注腳。

     

    在佛門中,大師還因力弘失傳幾百年的南山律宗,且自身持戒精嚴,而被尊為振興律宗一代祖師。

     

    我們今天所要介紹的,卻是一位“不一樣”的弘一大師:一個不折不扣的念佛人。

     

    在給李圓凈居士的信中,大師寫道:“我人修凈土宗者,以往生極樂為第一目標的,其現在所有講經、撰述等種種弘法之事,皆在其次。時節到來,撒手便行,決不以弘法事業未畢而生絲毫貪戀顧惜之心?!?/span>


    臨終也果如所言,預知時至,心無留戀,“悲欣交集”踏歸途。

     

    弘一大師的佛學思想體系,概括地說,是“以華嚴為境,以四分律為行,以凈土為果?!?/span>

     

    可見,念佛求往生這件事,是大師在進入佛門后極重要的一項修行。

     

    若明白了這一點,再來看弘一大師一生的所學所行,便發現,其無論持戒,精研《華嚴經》,還是做演講、辦法會勸人學佛,或是自己研讀并倡導他人對《地藏經》、《藥師經》等大乘經典進行學習,乃至其被教內外普遍視為生平德業中最重要一項的弘揚戒律,若站在凈業行人的立場,都可說是他依據《佛說無量壽經》、《佛說觀無量壽佛經》等凈土經典所做的凈業行持,是他往生西方的助行。


    2.jpg



    與念佛法門的淵源


    大師從小便受佛法熏染,父親的妾室郭氏就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長嫂也是一位佛教徒,會念咒語,曾教大師背誦經典。大師5歲時因父親去世,家里請僧人做法,于是效“焰口”施食之戲。年幼的大師在家里與三弟一起學僧人作法,“兩個人都用夾被或床罩當袈裟,在屋里或坑上念佛玩?!?/span>


    3.jpg


    1916年,大師到杭州大慈山虎跑定慧寺斷食20余日,其間“或晚侍和尚念佛,靜坐一小時”,或“午后侍和尚念佛,靜坐一小時”。


    1918年農歷七月十三,大勢至菩薩誕辰日,大師剃度出家。而大勢至菩薩,正是西方極樂世界輔佐阿彌陀佛接引眾生的二大菩薩之一。


    出家后的大師第一次給人寫字,是手書《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一部重要的凈土經典,是大勢至菩薩通過念佛證得三昧的“經驗分享”,對念佛行人具有深刻的指導意義。



    認定凈土超勝,最適合時人根機


    在何法更契合今人根機這一點上,弘一大師與凈土宗歷代祖師持同樣的看法,認為念佛法門具有超勝之處,最適合時人根機。


    據寬律法師所著的《近代往生隨聞錄》載,大師每每勸人專修凈土,便開示道:“大多數眾生的根器,和哪一種法門最相契合呢?說起來,只有凈土宗。若果專門修凈土法門,則依仗佛的大慈大悲之力,往生極樂世界,見佛聞法,速證菩提,這是比較容易得多了?!?/span>


    4.jpg


    大師又特于凈土法門中著力主張持名念佛一法,認為“此法門易解,人人皆可實行”。對于念佛的契機,大師曾明確地提出:義海淵微,未易窮討,念佛一法,最契時機。他在回答念佛是否拋棄世緣時說:“若修禪定或止觀或密咒等,須謝絕世緣,入山靜習。凈土法門則異于是。無人不可學,無處不可學,士農工商各安其業,皆可隨分修其凈土。又于人事善利群眾公益一切功德,悉應盡力集積,以為生西資糧,何可云拋棄耶!”



    圓融的凈土思想


    大師認為:“凈土宗有兩種:一是專修,一是兼修。專修者,如印光老法師所教,誦《阿彌陀經》外,唯念一句阿彌陀佛,念至一心不亂,乃至開悟得通,此專修法門也。我亦非常贊喜。兼修者,如前諸祖師,皆是提倡禪凈,或密凈,或教凈等雙修,俱無不可。此是隨眾生根機而定,不能局限于一處的。至于學法相宗者,也可回向往生西方,見彌勒菩薩。如《普賢行愿品》中所說,‘唯此愿王,不相舍離,于一切時,引導其前,一剎那中,即得往生極樂世界。到已即見阿彌陀佛、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觀自在菩薩、彌勒菩薩等?!褪沁@個意思。不過我所修持的,以《普賢行愿品》為主,以此功德回向往生西方,可以說是教凈雙修了。正因為這樣,經律論三藏,都是我所喜歡研讀的?!?/span>


    5.jpg

    弘一大師書畫 羅漢


    大師的凈土思想滲透在了自利利他的凈業行持當中,表現為以下幾點:


    1、 教凈雙修 始終念佛


    大師始終信奉凈土法門,念佛、禮佛是他的日課。自入佛門直到往生,念佛功課一直堅持不輟。


    在林子青先生所著的《弘一法師年譜》中,大師自己念佛或勸他人念佛的事跡不勝枚舉。例如“1923年大師發愿刻期掩關,誓證念佛三昧,并請印光法師作‘最后訓言’?!薄?932年在妙釋寺念佛會講《人生之最后》,撮錄古德嘉言,普勸念佛?!薄?943年圓寂前四天,獨自默念佛號。遵法師遺囑,眾人助念法師往生西方?!?/span>


    在大師寫給弟子的信和所撰傳、碑、銘等文中,勸人念佛的話語也比比皆是。如“蔬食念佛,求生安養?!薄白越褚院?,篤信佛法,精進修持。(雖商業多忙,亦可覓暇念佛,每是應有定課。)將來裟婆緣盡,往生西方……”等等。


    6.jpg

    弘一大師繪觀音圖


    2、 凈業三福為往生助行


    弘一大師出家后為人手書的第一本經是《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


    大師一生曾多次手書《佛說阿彌陀經》,字體工整端嚴。于1939年在漳州尊元經樓開講《阿彌陀經》,回向眾生,同證菩提。還寫書信勸人,“仁者為親誦經,謹為擬定日課如下:誦《阿彌陀佛經》一遍……”


    又依據《佛說無量壽經》《佛說觀無量壽佛經》廣修凈業三福。在1932年11月于廈門妙釋寺講《凈土法門大意》時,開篇即說:“修凈土宗者,第一須發大菩提心?!稛o量壽經》中所說三輩往生者,皆須發無上菩提之心?!队^無量壽佛經》亦云,欲生彼國者,應發菩提心?!贝髱熢銎浜霌P律宗的本愿,是為了“能令正法住于世間”,正是其大菩提心的具體表現。


    7.jpg


    大師自己在持戒方面的精嚴盡人皆知,而“持戒”正是凈業三福中重要的一項。


    大師還很注重大乘經典的讀誦,開示眾人:“至于讀誦大乘,亦是《觀經》所說?!痹谄鋾?、演講開示中,亦多見勸人讀誦大乘經典的言論。


    大師還主張念佛人應當積極行世間慈善,回向作為凈業資糧,“因現生能作種種慈善事業,亦可為生西之資糧也?!蓖瑫r也是為避免世人對佛教的譏嫌,為護法護教而考慮,“因既為佛徒,即應努力作利益社會種種之事業,乃能令他人了解佛教是救世、積極的,不起誤會?!?/span>


    在抗日戰爭期間,大師還提出“念佛不忘救國,救國必須念佛”的口號,亦多次勸請信眾誦念《普賢行愿品》10萬遍,回向眾生,以期挽救國運。


    8.jpg


    3.《普賢行愿品》在其凈土思想和行持中占有獨特地位


    弘一大師一生都在深研一部與念佛法門關系甚大的經典:《華嚴經》。


    從大師的演講稿《凈土法門大意》中,可知大師重視《普賢行愿品》的三個原因:


    首先,《華嚴經》最后是以普賢十大愿王導歸極樂。大師說:“修凈土法門者,固應誦《阿彌陀經》,常念佛名。然亦可以讀誦《普賢行愿品》,回向往生。因經中最勝者《華嚴經》?!度A嚴經》之大旨,不出《普賢行愿品》第四十卷之外。此經中說,誦此普賢愿王者,能獲種種利益,臨命終時,此愿不離,引導往生極樂世界,乃至成佛。故修凈土法門者,常讀誦此《普賢行愿品》,最為適宜也?!?/span>


    再者,這份重視也基于《佛說觀無量壽佛經》中的凈業三?!白x誦大乘”這一點。


    9.jpg

    弘一大師 普賢行愿品偈


    其次,大師云,“復勸常讀《行愿品》,可以助發增長大菩提心?!?/span>


    “凈土宗以大菩提心為主,常應抱積極之大悲心,發救濟眾生之宏愿?!覒执髿g喜心,以一身承當此利生之事業也?!?/span>


    10.jpg


    4、修凈土法門者,亦應學教明理


    大師并不贊同“專持一句彌陀,不須復學經律論等” 排斥教理的主張。他在《凈宗問辨》一文中,根據凈土宗的經論,提出——修凈業者,不應排斥教理。他說:“上根之人,雖有終身專持一句圣號者,而決不應排斥教理。若在常人,持名之外,須于經律論等隨力兼學,豈可廢棄。且如靈芝疏主,雖撰《義疏》盛贊持名,然其自行亦復深研律藏,旁通天臺、法相等,其明證矣”。


    大師還曾致書蔡丏因論《往生論注》,引用楊仁山居士的觀點,認為修凈業者須窮研凈土宗《三經一論》,“鸞法師注至為精妙”。


    5.學習和弘揚凈土宗祖師的思想


    弘一大師尊凈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印光大師為心目中最為欽佩的當代善知識,他曾三次陳書印光大師懇求列為門墻,二次被婉拒,第三次才得俯允。大師的凈土思想和凈業修持深受印祖影響。大師對印祖的《文鈔》也是不遺余力地學習和弘揚,自利利他。


    大師還曾編訂《晚晴集》、《寒笳集》留傳于世,主要收錄了凈土宗祖師蓮池大師、蕅益大師、印光大師及其他高僧大德、念佛行人有關念佛修行的警句、教言及文章等。


    在與友人的書信和對信眾的開示中,大師對凈土宗諸位祖師的法語之引用也隨處可見,竭力勸修凈土法門。


    12.jpg


    悲欣交集,安然往生


    1942年農歷九月初四(也即79年前的今天),弘一大師于福建泉州,在大眾念佛聲中,安詳地往生了,時年六十三歲,荼毗后獲舍利子一千八百粒,舍利塊六百。


    正如豐子愷先生在《為青年說弘一法師》中所說,自己的老師弘一大師是“學一樣像一樣,做甚麼像甚麼?!痹谧鲆晃蛔岳膬敉磷谀罘鹑诉@件事上,弘一大師也同樣將那份認真體現到了極致——勇猛厲行菩薩度,慈悲大倡念佛門。


    南無阿彌陀佛!


    13.jpg


    參考資料:

    書籍《弘一大師說凈土》,內容為弘一大師關于佛教凈土宗的講演、撰述、題詞、序跋和書信等百余篇;

    書籍《弘一法師年譜》,作者林子青;

    書籍《澤溥群萌——印光大師與四眾弟子的法緣》(弘化社公益贈送)

    論文《弘一法師與凈土宗》,作者:于衛青;

    論文《弘一大師與念佛法門 》作者:黃夏年。

    收藏  糾錯

    上一篇:華枝春滿,天心月圓 | 弘一大師往生日紀念
    下一篇:最后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