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tbetb"><dl id="tbetb"></dl></legend>

  • <tr id="tbetb"></tr>

  • 《佛說優婆塞五戒相經箋要》講記之二十一

    凈土雜志  2022-05-26  點擊  次  

    1.jpg

    《佛說優婆塞五戒相經箋要》講記之二十一

    《凈土》2020年第6期   文/釋德亮



    (接上期)

    各位法師、各位同學:

    我們繼續講盜戒,講盜用僧物中的現前現前物和十方現前物以及互用的內容。

     

    3.現前現前物

    現前現前,必盜此物,望本主(即本施主)結重。若多人共物,一人守護,亦望護主結重。(《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第三種僧物是現前現前物。第一個“現前”是指現前的這一些僧眾,第二個“現前”是指可以分配。所以,現前現前物指的就是現前僧眾所擁有的,而且這些僧眾可以分配的僧物。比如供養現前僧眾每人一件毛衣,這些毛衣就可以在現前僧眾中平均分配。

    偷盜現前僧眾的物品,有不同的結罪情形:施主供養了物品,但是還沒有分配給僧眾,如果這些物品有守護主,偷盜了就向守護主結罪;如果供養來的物品還沒有守護主,也沒有分配,偷盜了就向物品的本主結罪;如果供養的物品已經分配了,但是僧眾還沒有取用,偷盜了則向現前這些僧眾結罪。


    2.jpg


    4.十方現前物

    十方現前,如亡五眾輕物也?!渡粕洝吩疲罕I亡比丘物,若未羯磨,從十方僧得罪輕(謂計人不滿五,但犯偷蘭)。(《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第四種僧物是十方現前物。十方現前物屬于十方僧眾所有,但是在現前僧眾中進行分配,例如亡五眾輕物。出家五眾在往生之后,他們遺物中的重物就屬于常住所有,成為常住常住物;輕物則屬于十方僧眾,十方僧眾可以對其進行分配。

    輕物分配之前要先作相,召十方僧眾來集,作羯磨法之后,這些物品就屬于現前僧物了,也就是屬于當前界內的這些僧眾的物品。只要是僧,都可以來分,到界內都有份。如果還沒有作相,這些物品還是屬于十方僧物。十方僧物屬于十方僧眾所有,而且可以分,再值錢的東西分給每一位僧人,都不可能滿五錢,所以盜十方僧物得中品罪。

    若已羯磨,望現前僧得罪重(謂人數有限,則可滿五,夷)。(《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現前百僧,須盜五百方成滿五,減則得輕。(《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

    如果已經對這些物品作羯磨法,那就屬于現前僧物了,也就是屬于現前來到界內的這些僧眾的物品了。盜現前僧物,得重罪。這是因為在實際情境中,現前僧眾的人數通常是有限的,現前現前物的價值平均分配給每個僧眾時,一旦超過五錢,就構成波羅夷罪,也就是重罪。

    比如現前有一百位僧人,而所盜的這個東西值五百錢,五百錢平均分到每一位僧人這里就是五錢,滿五結重,因此偷盜者得重罪。如果現前僧有一百位,所盜的物品不滿五百錢,分到每一位僧人這里就不滿五錢,偷盜者就得輕罪。

    若臨終時,隨亡人屬授物。盜者隨約所與人邊結罪。(《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問秉羯磨已即付五德,此同主掌,何不望結?答:此據出物正作法時,爾前必有知事看守,應從守護結重。后付五德令為僧分,現物屬僧,即非掌護。(《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

    因此,盜了僧物必須要懺悔,懺悔之后還要償還。

    下面講一則公案。

    《僧護傳》本名為經,即明僧護比丘游海邊,見地獄等事。彼云:僧護至一寺,聞犍椎聲,入僧坊已,見僧和集,食器、敷具、人及房舍,悉皆火然。又入僧坊,見諸比丘,坐于火床,互相爪劃,肉盡筋出,五藏骨髓,亦如燋炷。后還祇桓,白佛。佛言:汝初見寺,乃是地獄。迦葉佛時,是出家人,四方僧物,不打犍椎,眾默共用,以是因緣,受火床苦。汝見第二寺,亦是地獄。迦葉佛時,是出家人,檀越造寺,四事豐足。檀越要打犍椎,諸比丘不打,客比丘來,不得飲食,受火床苦。迦葉佛涅槃已來,受如是苦,至今不息。(《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

    《僧護傳》中記載了一位名為僧護的比丘在大海邊游走時見到地獄的事。僧護比丘來到一座寺院,聽到有犍椎聲,進到僧坊里面后,見到僧眾集合在一起,吃飯的器具、袈裟等具、僧人以及整個房間全都在大火中燃燒。僧護又到另一僧坊中去,看到很多比丘坐在火床上面,以指爪相互抓撓對方的身體,皮肉被抓得露出了筋骨,五臟和骨髓像被燒焦的燈芯。

    僧護比丘回到祇桓精舍,就把自己看到的景象向佛稟白。佛說,僧護最先見到的寺院是地獄。在迦葉佛的時候,這些出家人食用十方僧物前不打犍椎(不作相),而是默然共用。由于這個因緣,遭受火床地獄的苦報。僧護再次見到的僧坊也是地獄。在迦葉佛的時候,檀越為這些出家人建造了寺院,四事供養豐足。檀越要打犍椎,這些比丘不打,這樣外面的客僧比丘來了以后就得不到飲食。這些比丘因為這個因緣受火床苦,從迦葉佛涅槃以來,直到現在還沒有停息。

    通過這則公案,我們可以了解到,盜十方僧物的果報非常慘重,所以要特別謹慎,對飲食方面更要謹慎。

    在寺院里吃飯有過堂、行堂的儀軌,這是出家法。雖然對居士不作這種要求,但是為了隨順寺院的規矩,大家還是過堂更莊嚴一些,更能夠收攝身心,與道相應。居士過堂、行堂不算是受供養,也不要想自己這是在受供養,只是因為在寺院做事,所以可以在這里吃飯?;蛘哂衅渌蚓壴谒略撼燥?,也需要補償一下。另一方面,對于行堂而言,也要以平等心來做,不能夠偏心,偏心也是犯盜。

    以上講的是盜用三寶物,佛物、法物和僧物的方面。


    3.jpg


    下面再講互用。

    二、互用

    我們已經了解了盜用比較微細的方面,而互用的內容會更加微細復雜,也更容易觸犯。

    互用,又分四:一、三寶互;二、當分互;三、像共寶互;四、一一物互。(《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互用分為四種,分別是:三寶互、當分互、像共寶互、一一物互。

    如《僧祇》,寺主摩摩帝(知事),互用佛法僧物,謂言不犯。佛言波羅夷。謂知事人,取僧糧食、器具及以牛馬,為佛像家營事使役,并得正重,將佛法物僧用亦爾。廣文如彼律?!秾毩骸返冉浽疲悍?、法二物不得互用。由無有人為佛、法物作主故,復無可咨白,不同僧物。所以常住招提互有所須,營事比丘和僧,索欲行籌,和合者得用。若欲用僧物,修治佛塔,依法取僧和合得用。不和合者,勸俗修補。(《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4.jpg

    (一)三寶互

    第一種互用是三寶互,是指在三寶物之間,也就是佛物、法物和僧物之間的互用。

    如《僧祗律》上說,寺院的主人摩摩帝(知事),互用了佛法僧物,說這樣做不犯罪。佛說這是犯波羅夷罪(重罪)。寺院的知事取用僧眾的糧食、器具,乃至屬于僧眾的牛馬等來為佛做事,得正重罪。正重,是重罪根本罪。雖然僧眾本該供養佛,但是要通過和合作法才可以。如果不和合作法,直接把僧眾的物品給佛去用,就屬于互用,得重罪。比如說建佛像或者建佛殿,如果需要用僧眾的錢款資助建造,這就需要界內的僧眾和合作法,大家同意了才可以用這些錢。如果直接用屬于僧眾的錢去建造佛像、佛殿,就犯盜戒,結重罪。這是僧物互用為佛物。如果將佛物、法物給僧眾來用,也同樣屬于互用,犯盜戒,結重罪。

    《寶梁經》等經典上說,佛物和法物不能互用,因為沒有人可以為佛物、法物來做主,我們都只是守護而已。而對于佛物、法物的使用,沒有可以征求意見的對象,佛與法并不會應答,這是此二者與僧物的不同之處。如果使用僧物,要通過和合作法來征求僧眾的意見。例如想用僧物來修治佛塔,必須要通過僧眾和合作法,大家同意了才可以使用。如果其中有人不同意,可以勸俗眾來修補。這是總說三寶互。

    若準此義,佛堂之內而設僧席,僧房之內安置經像,妨僧受用,并是互用。由三寶位別,各攝分齊故。若無妨暫安,理得無損。(《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再細說,按照這個道理,在佛堂里設立僧眾的座位,在僧房里面安置佛經佛像,如果因此而影響到佛或是僧眾的受用,就屬于互用。如果在佛堂里面設僧席,對佛受用沒有影響,或是在僧房里面設佛經佛像,對僧眾受用也沒有妨礙,這是可以的,不屬于互用。如果有人供養建僧房,要建房的這塊地就屬于僧房所有。如果在這塊地里面又辟了一塊地建佛像,致使這個地方本可以繼續建僧房,卻因建了佛像而有所妨礙,這就屬于互用??傊?,三寶物各有所屬,屬于佛的就是佛的,屬于法的就是法的,屬于僧的就是僧的,不能互相混用。

    《十誦》,佛聽僧坊畜使人、佛圖使人,乃至象馬牛羊亦爾,各有所屬,不得互使。(《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十誦律》上說,佛允許蓄養僧坊使人(屬僧物),佛塔或佛寺的使人(屬佛物),乃至象、馬、牛、羊等,同樣也都各有所屬,不能互用。也就是說,屬于佛的,不能為僧眾來干活;屬于僧的,不能為佛來干活。

    《薩婆多》,四方僧地不和合,不得作佛塔、為佛種華果。(《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薩婆多》上說,屬于僧的土地,如果不經過僧眾和合作法同意,就不能在上面建佛塔,也不能為佛種花果等。

    若經荒餓,三寶園田,無有分別,無可問白,若僧和合,隨意處分。(《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如果經過戰亂或者其他的天災人禍,三寶園田已經荒蕪朽壞,沒有人守護了,也分不清楚哪是佛物,哪是法物,哪是僧物,這時通過僧眾和合作法,則可以酌情處理分配。

    若屬塔水,用塔功力得者,僧用得重。若功力由僧,當籌量多少,莫令過限,過則結重。(《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如果屬于佛塔地上的水,而且是由屬于佛塔的使人或者牛馬等勞作而得來的,僧眾用了這些水,得重罪。如果水是屬于佛塔地上的,但是這水是由僧人的勞作得來的,那么僧眾就有一份功勞,所以也可以使用一部分水。但是還要根據自己的付出籌量一下用多少合適,不能超過限度,超過了限度就結重罪。

    《十誦》,僧園中樹華,聽取供養佛塔。若有果者,使人取啖。大木供僧椽梁用,樹皮葉等隨比丘用,亦得借僧釜鑊瓶盆等雜用。(《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十誦律》上說,僧園中種植的樹與花,可以供養佛塔。如果樹上結有果子,可以令人摘取,供僧眾來吃。園中的大樹,木頭可以用來建僧寮,作椽梁之用。樹皮、樹葉等可以隨比丘用。對于眾僧的鍋、瓶、盆等,可以暫時借來使用。

    《十誦》中,初明華通供佛如上?;蛞讶爰?,或有余剩。(《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

    《十誦律》上說,僧眾的花可以供佛。如果花非常多,僧眾夠用了,供佛也可以。如果花不多,又想供佛,就需要僧眾和合作法后才能供佛,因為這是僧物。

    上律中,乃至別人得用僧薪草者,此要須具戒清凈應僧法者。如律所斷,財法皆同。若行少缺乖僧用者,得罪無量。(《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上律,就是指《十誦律》。這里的別人是指某一位比丘,不是指僧眾,多位比丘(至少四位)組成的僧團叫作僧。個別比丘,可以使用僧眾的柴草、樹皮和樹葉等,但是要求這位比丘必須具足清凈戒行,對僧法能夠如法行持。這個要求還是比較高的,所以一般情況下,僧眾的樹皮、樹葉和柴草是不能隨便用的,一用就可能犯盜。如果戒行有缺漏的比丘使用僧眾的柴草等物品,就獲罪無量。

    5.jpg

    若本通三寶施者,隨偏用盡,不得破此物以為三分,則乖本施心故。(《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如果施主一開始供養的時候只是說供養三寶,沒有具體說供養佛、法、僧中的哪一項,這時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分配使用。在這種情況下,不能把供養的物品分成三份,因為這樣做有違施主的發心。比如說施主供養給三寶一口鐘,不能把這口鐘分成三份使用。在實際中,我們有些財物沒有具體分,而是通三寶所有,佛需要就用在供佛方面,僧需要就用在供僧方面。

    《善見》云,伏藏中物,若為三寶齋講設會,得取無罪。(《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善見》上說,地下的伏藏寶物本來是屬于三寶地的,如果取過來為三寶所用,比如開法會用,或用在供養佛上,或用在供養僧上,都沒有罪過。

    《善見》,伏藏應在三寶地中,還歸三寶用,故無罪。反明自入,取離成盜。若非三寶地,如人物中,無我所心,無守護,望主成犯。(《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

    《善見》上說,寶藏如果在三寶地中,歸三寶來用,是無罪的。反過來說,如果取來私用,就是犯盜。如果寶藏不是在三寶地上,而是在屬于別人的地上,寶藏就屬于他人之物。如果土地的主人也不知道地上有寶藏,沒有“這寶藏屬于我”的心,也沒有守護心,這時如果有人取用寶藏,還是向土地的主人結罪。

    又佛堂柱壞,施主換訖,故柱施僧,僧不得用。(《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又例如佛堂的柱子壞了,有施主發心換了新柱子,將舊柱子施給僧眾了,即使這樣僧眾也不能用。這是因為柱子是屬于供佛的佛物,永遠屬于佛,所以僧不能用。

    律中佛言,若佛園坐具者,一切天人供養,不得輒用,皆是塔故。(《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律中說,佛的園子里面的坐具,是屬于佛的坐具,一切天人都來供養,任何人都不能隨便用,而要像供養佛塔一樣去對待。

    若得佛家牛畜,亦不得使。使佛牛奴,得大罪。(《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屬于佛的牛畜,也不能隨便使用。如果役使屬于佛的牛乃至奴仆,得大罪。

    彼云:比丘作佛事得佛奴牛驢等,得借使否?答:若知本是佛物,不得。(《四分律行事鈔資持記》)

    有人問:比丘能否借用佛的奴仆、牛、驢等作佛事(不是為佛做事)?答:奴仆、牛、驢等本來是佛物,只要不是為佛做事,都不可以使用,乃至暫時借用都不可以,因為佛物本身都有價值。

    若佛塔中鳥死及得余物,但供塔用,余用犯盜。(《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如果佛塔當中有死去的鳥乃至于其他東西,都是屬于佛塔的。只要能用的東西,都要用來供養佛塔,用作別處就犯偷盜。

    故《五百問》中,塔上掃土,凈地棄之,不得惡用。(《四分律刪繁補闕行事鈔》)

    前面講過《五百問經》上說,在塔上掃得的土都要丟在干凈的地方去,不能隨便使用。

                                                     (待續)

    6.jpg

    9.jpg

    收藏  糾錯

    上一篇:真誠懺悔 消除惡業
    下一篇:關于結集念佛愈病案例的一則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