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白血病康復記

凈土雜志  2021-11-18  點擊  次  

qq.jpg

娜娜白血病康復記

《凈土》2020年第5期    文/劉曉暉

 

我正在干活,突然有人探出個腦袋:“我猜你肯定認不出來我是誰了吧?”我一看,是個有點兒壯實的胖妞。一瞬間我有點發懵,可那熟悉的笑容還能是誰!我一把抱住她,樂得直嚷:“哎呀,娜娜!你怎么胖成這樣啦?”娜娜佯裝嬌嗔地說:“人家只是沒以前苗條了嘛!”說著就撲哧笑了,我也喜不自禁。

不了解娜娜的人,怎么也不會把眼前這個朝氣蓬勃的女孩與“白血病”聯系起來??烧l會想到,她真的經歷了一番生死,幸虧遇到了佛法,才獲得了重生。

 

原來她是白血病患者

二〇一七年八月,我在東林寺做義工時認識了娜娜,我們很合得來。幾個月后,有一次在外邊吃飯,她突然告訴我:“哎,你知不知道,其實我是個白血病病人誒!”“什么?”我一下子懵了,愣了一會兒,我問她:“那怎么辦?”她淡淡地說了句“其實也沒什么?!蔽覇査袥]有在念佛,她說有。

二〇一八年的二月份,娜娜白血病復發住院了。同年七月,有一天聽說娜娜回來了,我就趕緊去義工休息室找她。一見面,我簡直認不出她來了,眼前這個人瘦得皮包骨頭,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連走路都打趔趄。娜娜還是像從前一樣笑瞇瞇地看著我,我正要上前抱她,班長慌忙攔?。骸鞍パ?,娜娜現在這么虛弱,她可經不起你這么一抱呀!”后來,班長給娜娜搬來了一張折疊軟布床,讓她躺在上面。我這才知道娜娜連坐的氣力都沒有了。

二〇一九年三月,一天上晚課時,我忽然在念佛堂的經行隊伍里發現娜娜瞇著眼睛沖我笑。她已經不是那個弱不禁風只能躺在床上的娜娜了,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好嗨喲——感覺人生達到了巔峰!”

又過了一年多,這次見面,我竟然見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胖娜娜!娜娜說那是因為她身體吸收功能好的緣故,說著還表現出小煩惱的樣子。但是眼前這個娜娜分明比我之前見過的她都要更健康、更活潑、更陽光、更自信!簡直是活力四射!并且她的面相也明顯變了,整個人氣色又好,又有福相。娜娜給我詳細地講述了她從查出白血病,到第一次治愈,再到復發,再到最終治愈的全過程,真是讓人感慨萬千。

 

突然被確診為白血病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正在廣東工作的娜娜突然感覺自己骨頭里面疼。一開始只是偶爾發作,她忍一忍就過去了,但有一次胸骨實在疼得太厲害,都把她疼哭了。還有一次,她上完洗手間站起來時眼前一黑,感覺天旋地轉,身體好像有千斤重。她咬牙堅持著才勉強走回了宿舍,當她挪到床邊時,再也支撐不住,一下子倒了下去。

一個星期后,娜娜換了份新工作,單位例行體檢,抽血化驗后卻發現娜娜的血指標不正常。醫生通知她去領體檢報告,要求把父母也帶去,而且語氣很嚴肅。娜娜就感覺不好,要出大事了。她找另一位醫生又做了一次血檢,結果還是一樣。醫生說:“你需要抽髓做進一步檢查?!蹦饶葢┣笳f:“我還要上班呢?!贬t生回答:“你都這樣了,還上什么班吶,連命都快沒了!”很快,娜娜從廣東回到了老家,在本省一家醫院抽髓檢查,被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M2。

 

七次化療的痛苦折磨

關于治療方案,最初為她確診的醫院說需要骨髓移植,移植費用要一百多萬,還要先交四十五萬的押金。而北京的專家則說需要做自體移植,費用不會那么高。但娜娜最終沒做任何移植,只是進行了化療。

二〇一六年整整一年,娜娜都在接受化療。提到化療,娜娜說那實在太痛苦了,真是生不如死?;熕幩亩拘蕴貏e大,護士們給病人打針都必須戴膠皮手套,不然藥水滴到手上整個手都會被腐蝕得爛掉。娜娜說:“你想想看,那藥水注射到身體里,人得多難受!”身體的很多細胞都給殺死,整個人就蔫了??吹絼e人端著飯,明明蓋子捂得嚴嚴實實的,誰都沒聞到飯味兒,娜娜卻起了嘔吐反應??傊?,因為她體內的很多細胞被殺死,身體已經沒什么抵抗力了。她就怎么都不舒服,經常發燒、感染,那滋味實在太可怕了。到后來,娜娜一看到那些五顏六色的化療藥水就想吐。

娜娜每次化療后至少需要休養兩周,身體的各項指標、造血功能才能恢復正常。所以,化療之后就需要一個休養期,然后才可以再進行下一輪的化療。娜娜說:“通俗來說,就是要你回家養得白白胖胖的,然后再回醫院去被注射很厲害的‘毒藥’?!边@樣痛苦的過程,娜娜經歷了七次。就在第七次化療結束需要再休養時,娜娜再也受不了了,她自行中止了治療,想去找一個清凈的寺院靜養。

 

到東林寺做起了義工

二〇一六年冬天,娜娜在老家附近的一座寺院住了三個月,在那里知道了廬山東林寺。于是二〇一七年年初,她來到了東林祖庭。娜娜說:“我就像逃荒一樣,拿著個袋子裝了幾件衣服就來了,沒想到一住就是一年多?!?/span>

做義工,娜娜一開始感覺很累,根本站不了那么長時間,但她還是咬著牙堅持上崗。每天早上她都早早地去念佛堂里干活,安排上早課的居士們入座,經行開始后就在旁邊跟著大家一起念佛。

娜娜能想到來寺院靜養,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外婆對她潛移默化的影響。娜娜的外婆信仰佛教,每逢初一、十五就去寺院里拜菩薩,偶爾也會帶上她。所以,娜娜從小就對佛法有印象。她本以為學佛也就是念念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來到東林寺后,她才對佛法有了更多的了解。

來到東林寺之后,她堅持隨眾修行。大家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一邊做義工,一邊念東林佛號,有時也讀《地藏經》。在東林寺,大安法師每周一都會給四眾弟子講經說法。法師說學佛人即使再忙,最好每天也要至少念一萬聲佛號。娜娜就拿起計數器,無論多忙,每天堅持至少念一萬聲佛號。

在東林祖庭,娜娜感覺最明顯的收獲就是心中對父母的怨恨慢慢消失了。本來,她從小到大一直對父母懷有一種莫名的怨恨,感覺他們不愛她。每當娜娜想到父母時,腦海中浮現的全是他們對自己不好的畫面,都會傷心得流淚。但是來到祖庭后,娜娜發現這種怨恨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娜娜說,這真是一個很神奇的現象,是佛菩薩把她內心的怨恨給消除掉了。

娜娜在祖庭一邊做義工,一邊念佛聽經,日子過得很寧靜。一年中,她的身體各項指標都很正常。

 

舊病復發導致大出血

二〇一七年年末,娜娜回家過年?;厝ブ?,可能由于二姐感冒,娜娜就被傳染了。她感覺不妙,就說:“不行,我無論如何也得回祖庭去了?!倍@次回祖庭后,娜娜就一直病著,人也變得面黃肌瘦,沒有氣力。二〇一八年二月份,由于發燒外加大出血,娜娜去祖庭伽陀院打吊針。第二天她竟在伽陀院昏倒了,護法團的師兄直接把她送到了市里的醫院,被診斷為白血病復發。

這一次,娜娜最大的麻煩是大出血不止。因為她血液里缺少血小板,所以治療的第一步先要止血。但醫院十多天都沒止住血,后來想直接進行化療。娜娜覺得,在血都沒止住的情況下化療對身體無疑是雪上加霜,堅決不同意,還是要求先止血。醫院束手無策,只能每天輸血小板。


dd.jpg

娜娜住院后,東林寺護生會給予了她很大的資助。認識娜娜的師父們也非常關心她,有的師父還為她做了消災祈福普佛。義工師兄們也盡己所能予以支持,有的師兄去醫院看她,給她帶了念佛機和計數器;有的師兄提醒她一定不要忘了念佛;還有的師兄給她立了消災祈福牌位。班長也組織我們堂口的義工每天把功德回向給娜娜,大家都希望她能得到三寶的加被,早日康復。

在這期間,娜娜始終沒有忘記念佛。她有一種莫名的信心,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白血病又復發了。因為她除了流血,身體哪里也不痛,也不難受,每天吃飯還特有胃口,而且她心情還特別好。她對醫生說:“就算檢查報告上面明確寫的是‘復發’,我也不相信,我就相信我現在已經好好的了?!笔熘?,血被止住了。醫院說要化療,娜娜堅決不同意,一心相信自己好了,就出院了。

結果回家后,娜娜的身體情況越來越糟,每天都發高燒,還上吐下瀉,血壓低,頭暈……沒辦法,八天后,父母又把她送進了醫院。從那時起,娜娜又開啟了痛苦的“住院模式”。

 

舊病沒好又添了新病

白血病還沒開始治療,娜娜又出現了肛瘺。在這種情況下,醫生是不敢做化療的,只是每天打消炎針。肛實在是痛不可言,而且還沒有止痛藥吃。娜娜無奈地說:“醫生說,止痛針是給癌癥病人最后實在痛得沒辦法了才打的,我這個不算,所以就只能疼著。真沒辦法!”“把醫院病床上的兩個支架扳起來,我就痛得在那上面打滾?!痹谧钐鄣臅r候,娜娜連佛號也沒心思去念。

娜娜在夜里疼得睡不著,白天病房里人多又吵得睡不著。整整三個月,她幾乎沒有睡過一次安穩覺。那時,她最大的渴望就是能夠小睡上幾分鐘。睡不著實在很痛苦,后來娜娜就從網上請了一臺念佛機,每天晚上戴著耳機聽佛號,心里跟著默念。她就這樣慢慢地能睡十分鐘、二十分鐘……逐漸就可以在佛號中入睡了。這樣她才解決了失眠的痛苦。

 

念佛懺悔發愿一起來

有一位師兄去看娜娜,把自己戴的楞嚴咒送給她,幫她戴在了脖子上,娜娜感覺很有加持力。班長和幾位義工師兄去看娜娜,并告訴她:“就把住院當作是閉關吧,正好念佛!” 班長送給她一個念佛機和一個計數器,再三叮囑她:“每天一定要記得念佛,這樣阿彌陀佛才會加持護祐你?!睆哪菚r起,娜娜就有了一個堅定的信念——無論如何,每天至少都要念一萬聲佛號,念不完就不睡覺,哪怕不吃飯也要念佛!

娜娜說:“其實,在醫院每天能念一萬聲佛號已經相當不錯了,身體那么難受,真的很難堅持念佛的。我從白天開始念,躺在床上別的什么也不做,都要到晚上才能念完?!薄澳菚r我已經是在求往生了,真的是盼著阿彌陀佛能快點把我接走。我當時就祈求:‘南無阿彌陀佛,大慈悲父??!我實在太痛苦啦,請求您老人家可憐可憐我吧!如果我陽壽未盡,就請讓我快點好起來;如果我陽壽已盡,就請快點把我接走吧。我實在是受不了眼下的痛苦啦!’”

這時,娜娜曾經發的一個愿也更加堅定了——如果身體能好起來,自己一定把余生都奉獻給佛教!她看到一位癌癥病人懺悔的視頻,病人從因果方面深刻地反省了自己的病因。娜娜對照自身,才幡然醒悟,自己生病的最大根源就是不孝順父母。父母是根,如果一個人連根都沒了,這個人會怎樣呢?于是娜娜萌發了當面向父母懺悔的念頭。第二天一大早,父親剛進病房,娜娜就特別高興地以從未有過的親昵向父親問好,然后就開始向父親懺悔,一直到痛哭流涕……

每天一萬聲佛號的定課,發大愿用余生護持佛法,又至誠地向父親懺悔,娜娜幾乎是同時做到這些的。

沒過幾天,娜娜身體的各項指標都呈現向好的趨勢,康復得特別快。而她這種病的特點就是,只要身體各項指標開始變好,接下來就只需要交給時間,慢慢去休養調理。十多天以后,娜娜就出院了。那時是二〇一八年八月,娜娜已經在醫院里住了大半年。在這期間,真正治療白血病的措施其實只是打了兩三天的化療藥,但是娜娜的白血病卻奇跡般的好了。

 

重回寺院徹底痊愈了

出院之后,娜娜仍舊去了老家附近的那座寺院。剛開始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整天躺著靜養,慈悲的師父做了飯端給她吃。過了一個月,她就可以站起來活動了,盡己所能地在各殿堂里灑掃、上香、上供,晚上收供水、供果。娜娜每天跟著師父上早晚課,白天她會散念佛號,每天讀《地藏經》,至今已經堅持兩年了。

當初得了肛,娜娜在病床上幾個月的時間都不能穿褲子,只能側躺著,身體下面還要墊類似于尿不濕的墊子。每天都流血、排不凈物,自己卻意識不到,有時候站起來時大便掉在地上她都感覺不到。一般人得了這個病可以做縫合手術,但白血病患者由于幾乎沒有止血機能,所以醫生不敢輕易做手術。但娜娜回到寺院之后,肛卻奇跡般的一天天痊愈了。

從出院到現在已經兩年了,娜娜一直住在家鄉的那座寺院里,中間她去醫院復查過幾次,身體的各項指標都完全正常。

 

浮生如夢且看破放下

回顧這場大病的經歷,娜娜感覺簡直如同一場夢。想當初,娜娜的主治醫生對她說“你想吃點什么就吃吧”,那意思分明就是“你已經是快死的人了,想干什么就干點什么吧,不要留下什么遺憾”。娜娜說:“當時好多人都勸我父母放棄治療,為我辦理后事吧,但是誰會想到,我又重新活過來了!”“我的肛,醫生曾經說我這一生都只能這樣了,建議我在身上掛個袋子。只是我爸實在不忍心,就騙我說醫生說能好,自己慢慢就會好的,其實是實在沒辦法了?!笨拷饶鹊拇参挥幸粋€大窗戶,后來她才知道,很多人每天都要來看一眼,其實真正的用意是“看看這個孩子還活著不”!說到這里,娜娜哈哈大笑起來。

談到未來,娜娜非常堅定地說:“今生一定要往生!要不然會越來越苦,下一世會比這一世還苦!”她瞇著月牙兒眼睛笑著說:“眼下,我只想在佛門中做一個快樂的護法居士!”

 

看著眼前健康開朗的娜娜,我由衷地祝福她在阿彌陀佛大慈父的光明攝受中越來越好!也祝愿全天下所有的病人都能像娜娜一樣幸運地遇到佛法,走向光明!同時祝愿讀到本文的人都能對佛法產生真實的信心,老實念佛,往生極樂!南無阿彌陀佛!


9.jpg


收藏  糾錯

上一篇:愿做大海之一滴——一個佛門義工的修行體驗
下一篇:佛法治好了我的重度抑郁癥

激情欧美成人小说在线视频,国产精品va在线观看无码电影,欧洲熟妇色XXXXX欧美老妇HD,他拿舌头进去我下面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