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痘”女孩的學佛之路

凈土雜志  2021-08-09  點擊  次  

痘.jpg

戰“痘”女孩的學佛之路

《凈土》2020年第4期    文/凈蘭


我最初與佛法結緣是因為我的同學。有一次我跟著她一起去拜見師父,就跟著皈依了。不過當時我對佛法的認識就是一張白紙,雖然也燒香拜佛,也會聽同學分享一些讀誦經文的感受、感應等,但是對于佛法仍然抱有懷疑。我想有這么神奇嗎?念阿彌陀佛,就能消我們的業障?就能改善我們的身體狀況?因為有這些懷疑,我就把學佛的事情放在一邊了。

然而再一次走近佛法,卻是因為我這張臉。曾幾何時,我光滑的臉上逐漸冒出了一群青春疙瘩痘。起初我并不在意,以為這些“小丘”很快就會消失。哪里想到,這些小家伙頑強不屈,前仆后繼,只幾天時間已經星羅棋布地分布在我的臉上,簡直可以說是泛濫成災了。看著同齡女孩們那一張張光潔的臉,我不免有幾分羨慕與幽怨。

都說青春是美麗的,為什么我的青春來臨時,還要出現這不美麗的青春痘呢?經別人的介紹,我試過很多袪痘產品,可是效果都不好。中藥吃了幾籮筐,西醫也沒少看,總是反反復復,而且我擦西藥還過敏,總是會使臉上又紅又癢,讓我很是苦惱。最嚴重的一次是有一年大年初一,只能在醫院打點滴消炎。錢花了不少,痘痘不僅沒見小,反而越來越大,從粉刺到小痘,再到大痘,再轉型成膿胞型的暗瘡,直至發炎潰爛,簡直“面”無完膚!曾經的我無辣不歡,后來因為長痘痘,就再也沒碰過辣。吃得清淡了,痘痘卻依然泛濫。那時的我變得特別自卑,總是疑心別人在笑話我的臉。平時也不愿意照鏡子,更不愿意出門,即使出門也必須戴口罩,簡直可以說是惶惶度日了。

戰“痘”十二年,我屢敗屢戰,屢戰屢敗,搞得身心俱疲,滿腹辛酸。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上網時發現了辟谷的方法,說是可以清除體內垃圾,排除體內毒素,補充人體正氣。我如獲至寶,或許辟谷是我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通過幾年辟谷的調理,皮膚的問題略有改善,但是沒有徹底除根,仍然反反復復。

書法.jpg

就在這時,一位老同學在聊天群里看到我的相片,發現我的臉還沒有好,他認為四大不調的問題相對好解決,但是我的痘痘總是不好,也許并不完全是生理問題。同學建議我念佛:“佛法能解決你的問題,我們這邊有很多師兄通過念佛,身體有了改善。”為了我的皮膚,我愿意試試念佛。也就是在這種有所求的因緣下,我走進了念佛的大門。在對經行念佛的步伐根本沒什么了解的情況下,我一夜念了五個小時。念完后睡得特別香,而且睡到自然醒。

我仿佛看到了希望,于是向師兄打聽,哪里有念佛道場,我想去念佛。師兄很熱情地幫我聯系,第二周我就去了師兄幫我聯系的道場,體驗了一次兩天一夜的精進念佛。這次精進念佛回來后,我發現身體有了一些反應,體內排出了不少東西,排便順暢了。我很開心,問師兄這是什么原因,他說是排毒消業,是好事情。慢慢的,我對這句佛號產生了信心,體會到萬德洪名的能量不可思議,也有了虔誠之心與恭敬之心。師兄說,廬山東林寺是蓮宗發源地,離我家鄉不遠,有時間可以去感受一下那里的道風。

二〇一八年大年初二,我只身一人來到東林寺。我一走進寺院,就被這里的環境吸引住了,非常喜歡這里的一花一草,感覺一切都是那么親切、祥和。我來到法寶流通處,當我猶豫自己該請什么經書時,一位義工師兄得知我是剛接觸佛法,就介紹我請一部《地藏經》回去抄,我就按照師兄的建議去做。抄經的時候,我出現了各種不適,開始就無法下筆,一看經書就開始昏沉,哈欠連天,阻力特別大,所以有了想放棄的念頭。怎么會這樣?我就跟師兄反映,師兄說,什么也不用管,只管抄,堅持下去就好了。后來證明果真如此。

兩個月后的五一期間,我跟師兄們去山東參加佛七法會,回來的路上經過廬山。師兄們提議去朝拜東林寺,就這樣我再次來到了千年祖庭。當我們走進道場,從念佛堂里傳出的清暢哀亮、微妙和雅的東林佛號打動了我。這句佛號那么攝心,不由地心生羨慕:如果我也能成為念佛堂里的一員,那該多好啊!

我開始關注東林寺的公眾號,當看到每個月都有一次經行法會時,我心頭一亮,無比歡喜。五月十二日至十三日晝夜經行,正好是周末,太開心了!過了七天,我就又來到東林寺參加經行念佛。

來東林寺還有段小插曲。我對從九江火車站前往東林寺的路線不太熟,在車站查看路線時,有位男師兄過來問我去哪,我說去東林寺,他說他也去,我們就結伴而行,一路上還交流了念佛的經驗及注意事項。我學佛后發生過太多這樣的事情,需要幫忙的時候就會有人幫助,總是能遇見同參道友。

到寺院以后,我們根據安排參加經行念佛。晝夜經行分成精進區和隨喜區兩個板塊,到了晚上十二點多,念佛的人數量慢慢縮水,但精進區的師兄們仍然堅持著沒有一個人出來。這深深打動了我,我也咬著牙堅持不出來。第一次體驗晝夜經行,過程非常艱難,腰酸腿疼,昏沉掉舉,度“分”如年。我感覺腳都要開裂了,恨不得溜出去坐一會兒,躺一會兒。念佛結束以后,發現小腿腫得很厲害,腳趾也變形了。然而到最后大回向時,所有的苦痛不適都消失了,感覺法喜充滿!我也第一次感受到,在千百人的念佛堂里念佛,能量真的不可思議,法喜輕安的感覺持續了兩三天時間。這次念佛實修又增上了我對佛號的信心。

晝夜經行的體驗讓我感受到共修的能量,我的積極性被調動起來了,隨后連續參加了十一佛七、冬季佛七以及佛二。參加佛七后我開始做定課,每天一萬聲佛號,一部《阿彌陀經》。佛號數量開始時提不起來,僅僅是為完成任務念佛,后來轉折點是在二〇一九年四月份,我從每天一萬聲提升到二萬聲,后來就愛上念佛、愿意念佛了。

二〇一九年,我再度參加了東林寺五一佛七和晝夜經行。這次五一佛七參加了五天,生起了懺悔心。觸動最大的還是晝夜經行,進念佛堂前,我發愿不吃不喝不離念佛堂,一定要堅持下來。晚上十二點后考驗來了,昏沉掉舉,腰酸腿疼,口干舌燥,曾經幾次想退縮,但都被老菩薩們的精神打動而沒有放棄。我生起了慚愧心,默默地問自己:“你發的愿是什么?怎么能做逃兵呢?”就這樣,我一直堅持到最后大回向,挑戰成功!當大回向結束后,我發現眼睛清澈明亮,面部一層一層的污垢排出來,法喜充滿!

經過這兩次共修,我對佛號的認識越發親切,我愛上了念佛,也體會到愿力的不可思議。我的佛號定課從二萬到三萬,有時念得一發不可收拾,根本停不下來,五萬,十萬,十三萬都達到過。我不是為了念佛而念佛,而是從心里歡喜念佛。

回想起來,我二〇一八年五月第一次參加晝夜經行,開始聽經聞法,了解了因果法則,才知道我的臉為什么用世間的治療方法都不見效果。凡事都有因果,通過念佛、拜佛,以及真誠地懺悔,身體也就自然改善了。記得第一次去道場,師父見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好好念佛,好好懺悔。”我自認為很善良,自認為是好人,從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怎么會有長痘痘這樣的果報呢?師父說,因果通三世,前世的因今生的果,有的現世報,有的來世報。對因果深信不疑,信心就會扎根,扎根了就不會抱怨,而是能坦然接受不好的境遇,并且用心去改變它。

如果不是這張臉,如果不是十二年青春痘的反復折騰,我這輩子也許不會接觸佛法,更不會學佛,所以我以一顆真誠的心來感謝“痘菩薩”們,它們就是我的逆增上緣,度我入佛門,聞佛法。大安法師說,能念佛的人都是善根深厚的,一個人能在這一生對凈土生信起愿,能在走路吃飯時念佛,能默念佛號慢慢進入夢鄉,絕非偶然,若非宿世善根深厚,對這一當生了生脫死的法門,斷不會起信。要知道,每一聲佛號都不虛念,一聲佛號一聲光明!

此時此刻,我內心滿滿的都是感恩,感恩帶我進入佛門的師兄!感恩幫助過我的善友們!南無阿彌陀佛!

大德.jpg

9.jpg


收藏  糾錯

上一篇:我又來東林祖庭閉關啦!
下一篇:最后一頁

激情欧美成人小说在线视频